冰箱里面还放着两个老冰棍,前几天买的,娃一直惦记着,吵着跟我说想吃。
中午睡觉前又跟我商量说要吃,我随口回答他,看你的表现,你要是睡得着就给你吃。
刚刚睡到2点45分,我说了一句,起来啦!他立马爬起来,说到,你刚刚说什么?
我说,叫你起床啊。
他说,我听见你叫我了。
我说,是的!
他吃老冰棍,我吃小冰淇淋,小份量的冰淇淋其实挺好的,给想吃冰淇淋又吃不了那么多的人解馋最合适。

今日份带娃之冰棍篇
好多年没见老冰棍了,记忆中的老冰棍几分钱一根,那时的大冰淇淋应该也就2毛钱。
吃着冰淇淋想起了30来年前那个午后,那时的我也就5岁左右,跟我儿子现在一般大小。跟在堂哥的屁股后面玩,那天我们到了爷爷摆摊卖熟烟的地方。
爷爷就在菜市场那摆摊,一张小凳子坐着,两个大箩筐里面装着熟烟,其中一个框上面有个存钱的小盒子。盒子里零零碎碎放着些残破的零钱,为啥说是残破的,那是因为真的很破。一张一分钱有可能缺了八个角,也有可能只剩下一半。
每次去到爷爷那堂哥就喜欢在里面淘宝,把里面卖相最好的那张2毛钱挑出来,然后再挑一些零碎的2分钱边角料,拿着卷烟的纸跟浆糊小心拼凑起来,组装成一张完整的2毛钱。拿着这2毛钱到商店买了个冰淇淋。
那天下午我有没有吃到堂哥买的冰淇淋我是忘记了,但是爷爷给我一分钱让我到马路旁边的小店买糖我还是记得清的。
现在闲置在家挺喜欢回忆的,就是回忆不起些啥。
只能记起一些零碎的片段。
30年后我的娃能否记得今天我跟他一起吃冰棍的情形呢?估计是记不得了,毕竟没那么难忘。

今日份带娃之冰棍篇